nba在线观看免费回放-官网在线

战争中他用毛笔字手绘图设计剧场

时间:2021-06-16 18:49

  这篇《剧场设计》的论文作者是湖南大学三一级工学院土木学系学生段承淾(音饮),他在1940年,还必须在湘西辰溪龙头垴(一作“陇头垴”)的湖大校区,警惕一二丈直径的炸弹坑和弹片。1942年,他写出了这篇论文。

  民国学者群星璀璨,抗战时,湖南大学大师云集,有钱基博、钱锺书、李剑农、马宗霍等教授。段承淾的毕业论文的指导老师是柳士英,他是当时湖大的土木系教授,是建筑学大师。

  71年后的12月2日,全国各大学大多已进入期末,本硕博士生的毕业论文,也已进入开题阶段。此时,段的论文被湖南大学图书馆的工作人员@长沙杨飞在微博晒出。论文因其毛笔手书,蝇头小楷,手绘配图的特征令网友激赏。

  忙于毕业论文的学子们,可曾想象当年在辰溪的桐油灯下,民国学者和学生们投下的长影,如今知识传承和精神围墙正在坍塌的大学,又如何在这些身影中,重拾自己的精神和风骨。

  当年那个在山沟里设计剧场的年轻人,后来去了自来水厂,再后来,我们没有找到他的消息。或许,在辰溪的那段时光,是他最辉煌的人生。那也是湖大最辉煌的时期之一。

  1938年4月10日下午,27架日军飞机经皖赣分三路侵入长沙城内,径直冲向岳麓山。彼时,岳麓山下除了有湖南大学外,数月前刚从北平南迁入湘的清华大学也安家于此。

  1938年,《教育通讯》描述说,当天,27架敌机在对两处大学一顿狂轰滥炸后,便“向东北方面逸去”。当时,日军共“在湖大投烧夷弹三十余枚,图书馆遭到焚毁,同时又掷重磅炸弹四十余枚”,科学馆和3栋校舍被毁,附近民房也震塌了12家,另外还有3名学生和1名校工“中弹毙命”。

  这次轰炸,让国立湖南大学不得不将搬迁计划提早搬上了议程,此时,国民政府也在酝酿焚城计划,政府、学校等机关,也在搬迁计划之列。

  1938年10月底,湖大的师生们陆续分批抵达辰溪。11月1日,湖大辰溪分校正式开始办公,随即开学,办理注册上课。就在这一年,家住北平中南海的20岁江西永兴小伙子段承淾背着行囊,第一次走进湖大校园。初到辰溪,段承淾看到的是,山头上“十几个破落的人家”,“一栋祠堂式的砖屋同两三间灰色的旧木房,孤立在绿色的杂树乱草中”(1940年《浙年》)。

  段承淾入学,首先须面对较为艰苦的治学条件。他要跟500多人挤在18间教室里上课,食堂没有板凳,他得蹲着吃饭。桌子缺乏,他需要自己动手试造桌子。(1940年《浙年》)。

  不仅如此,段承淾们还要愁柴米油盐,愁茶水、饭碗,还要在桐油灯下读书,书上的“洋文字母好似蚂蚁在纸上爬动,不到一会就叫你头晕眼花”,还有“上面的飞机(蚊子)空袭,下面的坦克(臭虫)冲锋”。(1943年《学生之友》)

  1942年,段承淾的毕业论文指导老师是柳士英(1893年生,江苏人),早年留学日本东京工业大学建筑系。1934年来湘执教。抗战期间,他全家随湖大迁居辰溪。

  初到辰溪,段承淾的宿舍像是大轮船上的底舱,夏天酷热,冬天酷寒。柳士英决心加以改变,后人张书志在《湖南建筑教育的先行者—记爱国民主人士柳士英》的文章中回忆说,他建筑设计从不收报酬,主要时间是上课教书,为了让师生有栖身之所,学生能照常读书,他设计了湖大临时校舍。

  到1942年,湖大辰溪校区颇见格局,《学生之友·湖南大学在辰溪》对此乐观地描述道:“现在这里已有二十五间教室,九个宿舍(其中第四舍为女生宿舍),礼堂、工厂,办公室、图书馆……精巧的房舍,东一栋,西一栋,星罗棋布……矗立在一些丘陵上……还有……合作社,理发店,洗衣店……还有当地居民做的小生意……真的,这是一个奇迹,抗战竟使这偏僻的……地方变成一个古希腊城邦式的大学城来”。

  1942年,在这样的“大学城”中,段承淾进入四年级,他开始写毕业论文,题名是《剧场设计》。

  段承淾写毕业论文,须利用文献,但由于本部图书馆遭日机轰炸,69010册珍贵典籍,“除事前搬去一部分外,nba直播,其余均付之一炬”(《中华图书馆协会会报》1939年)。好在国民政府事后拨款20万给湖大,其中11万为图书费。由于“时局不宁”,湖大并没有立即动用这笔费用。到1939年4月,湖大花三万四千元购置新旧图书3万册。

  1939年,段承淾们若写论文,大抵能够利用的图书也就这么点数目。后来,湖大还在辰溪设立了印刷厂来翻印外文书籍。(1942年《湖大通讯》第2期)

  毕业那年,段承淾的论文已经写出。这篇108页的论文,全部是毛笔手书,蝇头小楷工整、清晰,手绘图例详尽清晰。文后列出15本参考书目,包括1本日文书,10本英文参考书,2本国外译著,1本柳士英的著作和1本柳士英的讲稿。

  关于导师柳士英如何指导段承淾写论文,如何做学问,暂不得而知。但据其嫡传弟子湖南大学教授杨慎初回忆:“旧中国建筑图书极度缺乏,教学中他(柳士英)常将自己的外文藏书提供给学生参阅,”“他随手勾画出的诸多建筑形象和细部特征,给人以深刻印象,令人赞叹。”段的论文中,清晰的绘图,工整的小楷,似也可见其治学态度之一斑。

  杨慎初说,柳士英重视建筑工程技术与艺术的全面训练,开过建筑历史、建筑设计、建筑构造、建筑图案、建筑制图等课程。段承淾在论文的绪论中说:“剧场之好坏非仅妨碍戏剧之出演,尚与观众之生命安全直接有关。故从事剧场设计者,非但需注意装饰之艺术,尚需于结构、照明、声音及空气处理严肃注意。”他在论文中,除了详细绘制了剧场的楼层平面图和断面图外,还对声音在空气中的传播进行了精确计算。他还认为,剧场设计“与观众之生命安全直接有关”,并专门用一章论述了剧场的通道、出入口。大抵也能看见柳士英的指导痕迹。

  段承淾与他的同学,毕业之后,都去哪儿了?根据省档案馆内会员录,1942年元月,段承淾留下的通讯录地址为“重庆中央银行国库局段龙转”。1946年,会员录资料更新。会员录资料显示,他供职于重庆渝西自来水工程公司,通讯处地址也改为重庆小龙坎渝西自来水工程处。

  而他的同学,有的在实习期间就已出国。1942年的《湖大通讯》说,湖大从最近三年电、机、土三系毕业生中选定了9名“成绩最优良者”前往英国实习,其中就包括段承淾的师兄张诗谱。存放在湖南省档案馆内的《国立湖南大学土木工程学会会员录》显示,张诗谱,别名厚存,祖籍湘潭,27岁毕业于湖大木系结构组。毕业后被派往黔桂铁路担任实习生工务员。

  段承淾的师弟沈其均同样也获得了出国深造的机会。他在毕业后也曾任黔桂铁路实习生工务员,后任职于航委会,并在1946年由航委会派赴美国实习。

  张和沈的毕业论文,如今和段承淾的毕业论文一起,被收藏于湖南大学图书馆特藏馆内。当年他们的论题分别是《感应线之研究》和《中国公路路面问题之研究》。

  1946年的湖南大学,刚刚从战事中恢复元气。这年1月,从辰溪搬回长沙的学生们正式开始上课。

  这年暑假,迁来湖南的江苏省银行专科学校改组成的国立商学院被并入湖大,商学院的21岁学生刘建本正式成为国立湖南大学大二的学生。

  刘建本还有另外一个身份—地下党秘密外围组织“新民主主义建设协会”的成员。作为一名地下党员,参加占据了他大多数课余时间。

  1946年的平安夜,美国海军陆战队士兵强奸北大女学生,一石激起千层浪。“北京抗议,我们也抗议。”刘建本说。

  “当时的校长是胡庶华,我们游行、请愿,他带头走前面,怕学生吃亏。”今年已经89岁的刘建本还记得,那几年不断,“我们学校也有被抓的,胡校长就要他们放人”。

  1949年8月,长沙和平解放。同年,刘建本从湖南大学毕业。“当时正是解放战争很紧张的时候,我也就没写毕业论文了。”刘建本说,长沙解放后,他就拿着地下党的介绍信,由省委安排分配了工作。